笔趣阁 > 龟龙麟凤 > 第八章 双双落崖

第八章 双双落崖

作者:一桶冰淇淋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le.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想,你也没有必要知道了吧!”

    卓木止说着,脸色也已跟着大变,突然见其一蹬地,一个纵身便上去了二三丈。在此同时,只见卓木止所蹬之地块,突然下沉了起来,常方客突然失了底盘,不禁大惊。他未曾想到,卓木止说到做到,还早在此地设了机关,真要置自己于死地。

    方圆数丈的地块,刹那之间,随着常方客突然降落了下去,常方客就是轻功再高,却无处发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而落。如此的针对,这自然是卓木止事先想好的计策,可常方客曾是天山派的长者,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他大惊之余,不失记忆,随着地块落下,不禁俯下了身子。常方客知道这是一处断崖,在没有延伸的情况下,想要将下面尽数掏空,绝非易事,故而他明白,即将要落地。

    通过先前小道上所见的石块,常方客所想,更是不无道理,只见地块扑下四五丈后,外侧悬崖处的云雾开始飘动,“轰”的一声,地块巨震,斜散了起来。常方客知道会遇到地势阻碍,却不想卓木止会做的这么绝,只见那里不是平地,而是一处斜坡,地块砸到斜坡之上,继续滑向了悬崖处。

    不过,终归是卸了力,常方客一看不对头,出于本能便一把短箭掷了下去。随着石块滑落,只见那短箭到处,多数被石头所阻,“砰砰”震飞,却也有三四支插到了石缝之中。常方客贴着斜坡而下,中途还不忘用双腿去寻找凸出,即便没有停住,也有了缓时之效。待到了那几支短箭,稳稳抓住,定在了那里。

    只见常方客定住之后,周边裂开的石块还在纷纷下落,常方客的下面,也已无了阻挡,凌空而挂。山石落尽之后,还有滚滚灰尘,常方客透过灰尘望了上去,只见已落下了七八丈余,而在崖顶之上,卓木止正在淡然地俯视着他。常方客不曾犹豫,见斜坡尚有角度,一个跃身便上去丈余,用短箭撑住了一处石缝。

    常方客此举,并无逃生之意,而是暂且找了一处妥当之地,不至于继续凌空。卓木止深知他无法上来,任他上来了丈余,可等常方客又稳住之后,却突然听常方客又大声笑道:“哈哈,哈哈,真是一个败家的东西,为了这一刻,你们竟不惜毁了天山数百年来的思过洞,老夫倒是想知道,你们有何脸面去面见天山派的列祖列宗!”

    常方客此言,有效地回应了卓木止之前的话,可卓木止站在上面,自不会为其所动。只听卓木止大声回道:“天山派正是用人之际,师叔要是现在想通了,还来得及!”

    “用了这等卑劣的手段,还打算说服老夫,卓大掌门难道不觉得可笑吗!”常方客即刻笑言道。

    “如果一对一的比试,师叔难道觉得,你还是我的对手吗!”

    说到二人的功夫,常方客虽少了一只手,却不见得他要弱于卓木止,卓木止这般自信,却让常方客失了笑颜。常方客至此都不知舒莫延的所在,不过他始终坚信其会在附近,先前落的突然,舒莫延未曾出现,可在此时,他不禁有了新的想法。只听常方客有些无奈地大声说道:“亏了你还叫我一声师叔,在我临死之前,师叔还真的想知道一件事,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说!”卓木止直接回道,也是应了常方客所想。

    常方客忙问道:“诸葛苍隆现在何处?”

    卓木止既然应了常方客,便打算回答,可等常方客一问,卓木止却愣了一下,跟着便转身而去。常方客不见卓木止回答,不禁又抬头望了上去,不见人影,顿时脸色大变。常方客所猜想的,卓木止还当真在做,只见卓木止不动声色地来到了一块镶在山脚的巨石之旁,走近便是一掌击上。巨石应声而断,滚到了地上,卓木止上前便搬了起来。

    毫不费力地举止头顶,卓木止一步步地重又回到了悬崖边上,他这一举,是对常方客失了绝对的期待,要下最后一手。舒莫延一直隐藏在附近,突见此状,岂能按捺得住,纵身一跃而出,不等卓木止反应,隔空就是一指。卓木止闻声回头,却见一道气流袭来,正击向头顶巨石。卓木止在本能之下便要撒手,哪知还未曾离手,只听“咚”的一声,巨石被直接震飞了出去。

    只见那巨石落下,跃过了常方客的所在,伴着击散的小石块,常方客也知道是舒莫延所为。卓木止至今都未见过舒莫延,见巨石被废,看着舒莫延便皱了皱眉头,而在此时,舒莫延就落在他的丈余处。

    眼前这个少年是谁,卓木止还在犹豫,却听舒莫延直接质问道:“堂堂天山派的掌门人,竟要欺师灭祖,做下这人神共愤之事!”

    “噢,你是人是神啊?”卓木止随即便说道。

    舒莫延不禁又上前一步,镇定地说道:“晚辈是一介常人,不过晚辈知道一些道理,前辈这样做,无意于玩火**,自断天山派的活路!”

    即使舒莫延表现的这般镇定,卓木止却仍未将他放在心上,卓木止一听,即刻笑言道:“刚才偷袭了一手,得了便宜,倒是好大的口气,不知道你能否接得住我一剑呢?”

    卓木止说了一剑,手中却并无长剑,舒莫延自知,这卓木止已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舒莫延不甘示弱,随之强硬地问道:“接得住如何?接不住又如何?”

    卓木止看着舒莫延自信的样子,不禁冷笑了一声,接着便双手齐出,引出自身的内力,隔空便划出了两道气流。两道气流交叉而至,直扑舒莫延,舒莫延见得,却并不慌乱,伸出右手便一掌推开。待推开两道气流之后,只见一道金光又扑了下来,舒莫延忙回手运功,只听“砰”的一声,舒莫延被逼退了半步。

    原本卓木止之前发出的两道气流只是开路,之后这一道金光才是必杀招,舒莫延被逼退半步,卓木止却退后了整整一步,还踏到了悬崖边上。待卓木止定眼看时,心中不免大震,跟着便说道:“搏天功,原来你就舒太公的孙子!”

    舒莫延被重压所击,只退了半步,正是靠着自身的搏天功,见卓木止看了出来,不禁淡淡地回道:“卓掌门好眼力,不知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讲?”

    自知落了下风,卓木止却又笑了起来,突然叹声说道:“看来你们的一道的,我卓某人倒是有些疑惑了,你们个个愿意逞强,为何江湖上还是出现了这样的浩劫?还有,苏夫子是你的至亲,你们不会是眼睁睁看着他死在鱼星枫之手的吧?”

    舒莫延不明其意,顿了一顿,随之问道:“你这是何意?”

    卓木止见状,不禁上前了一步,避开了身后的悬崖,开始淡淡讲道:“你们放着正真的凶手不顾,偏偏找上了五大门派之一的天山,这是何道理?”

    “我们来此,正是为了打探那些人,你不是还打算狼狈为奸吗!”舒莫延直接厉声回道。

    卓木止却回道:“狼狈为奸,说的好像有些过了吧,卓某人只是为了天山派。这样倒好,不妨我们来做个交易,我可以让你救走崖下的人,并且可以告诉你家师的下落,只希望你们速速离开,不要再来纠缠!”

    舒莫延所要的,卓木止竟都说了出来,不禁思索了起来。停顿了一时,却听舒莫延又问道:“如何信你?”

    “就凭你们想知道家师的下落!”卓木止随即便说道,顿了一下,便又跟着淡淡说道:“我知道你的能力,可是要想下去救人,还必须过了我这一关,你觉得,你会在他落崖之前,打倒我吗?”

    要是二人真的打将起来,舒莫延定会毫无顾忌,可是这卓木止除了剑法之外,轻功也是一绝。要是他避其锋芒,躲躲闪闪,就是打上三天三夜,恐怕也打不倒他。舒莫延不知常方客的情况,听卓木止的意思,倒是不容乐观,又为了打听到诸葛苍隆的下落,不得不稳重了下来。

    正在此时,突然听崖下的常方客大声说道:“莫延小友,休要听他所言,老夫也活够了,本也没打算活着归老,至于诸葛苍隆的下落,只要是他们还想得逞,就不会不暴露马脚!”

    舒莫延一听,更加担心起常方客的情况,看着卓木止,不禁走上了前去。舒莫延走近,卓木止也不畏惧,反而让开了一步,让他走近了崖边。此时常方客单手在支撑着,且脚不着地,早已变成了勉强支撑。舒莫延见得,不禁动了顺从卓木止之念。

    舒莫延或许不知,在他走近崖边的一刻,卓木止早已暗自运功,见舒莫延在犹豫的刹那,突见卓木止又是纵身一跃,一道气流便推向了舒莫延。卓木止此举,是在自身逃离的同时,封住舒莫延的退路,哪知等他刚刚上去丈余,便见那道气流反推了过来。原来舒莫延并未失去提防之心,刚一察觉,便运起搏天功吸向了卓木止。

    可是舒莫延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举,竟又是没有收住力道,只见卓木止落了下来,且砸向了自己身后的悬崖。卓木止本就惊慌失措,也未防备舒莫延这一手,身在半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落崖。等他落到崖边,舒莫延还伸手去拉他,触之不及,便见其直接落了下去。

    舒莫延并无伤他性命之意,见其突然落下,忙俯身去看,却见卓木止所落方向,正是尚停留在斜坡上的常方客处。常方客一看卓木止失足落下,也伸手去拉他,哪知手力有限,反被卓木止带了下去,二人滑过斜坡,双双落下了悬崖。

    舒莫延俯身在崖前,突见此状,大惊失色,脱口便喊道:“常老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