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叫我催眠大师 > 第八章 胎死腹中的早恋(一)

第八章 胎死腹中的早恋(一)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le.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发下来的卷子,苏晓茴有些得意洋洋。

    市一中的老师判卷子的效率很高,考试结束没过两天,一个年级近1000份的卷子就像被砍瓜切菜一样的判出来了。

    陆瑶栀凑过来看了看苏晓茴的成绩单,惊讶道:“晓茴,你这成绩也忒不写实了,门门接近满分是要逆天啊?”

    苏晓茴心里美得很,她斜了一眼另一边的蔚在:不知道这小子考的怎么样呢?他的实力她是清楚的,自她认识他起他便事事压自己一头,虽说考试前他断断续续的请了不少假,但是她依旧不敢小看他,谁知道他有没有偷偷躲在家里玩刻苦。

    忽然,她想起那天从安左左家出来后所发生的事。

    人家父女俩想要冰释前嫌,她个外人也不好瞎掺和,出了门她才想起还要给蔚在那个杀千刀的送东西,她从前就知晓他家在哪儿,所以之前孙颜问她是否去过蔚在家时她也忘了撒谎,可问题便出在十年前的她根本没去过他家,若是她大喇喇的敲响了他家的门,以他的狡猾劲儿一定会怀疑她,被他怀疑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思索再三,苏晓茴给高老大打了个电话,她一边往蔚在家的方向去一边假惺惺的问他:“高翔,你知道蔚在家在哪儿么?孙老师让我给他送东西。”

    高老大是一如继往的热情:“蔚在家啊,他家在xx路xx小区xx……”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啊。”

    被苏晓茴挂掉电话的高老大看了看手中的手机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还没说完呢她怎么就知道了?

    他搓了搓手,把手机放回兜里,想着:算了算了,不管她,如果找不到她还会打来的。他还是赶快回家,这么冷的天,忒冻人。

    挂断电话,苏晓茴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高层建筑,毫不犹豫的按下了蔚在家的号码,按完之后她跳了两下,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慢,都快把她冻死了。

    过了好半天,门内才传来一声“哪位?”,声音哑哑的,难道这家伙也生病了?

    苏晓茴试探道:“是蔚在么?我是苏晓茴,孙老师让我给你送点东西。”

    “哦,你等一下,我马上下去。”

    “你倒是把门给我打开让我进去等啊,我都快冷死了你知不知道?”

    那边根本没人应她,苏晓茴想,这人还真是和以前一样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于是,我们的苏同学只得站在门前像只小兔子似的左跳跳,右跳跳,以此让自己的身体暖和一点。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苏晓茴有种想把丫揪出来,然后一把把门摔上的冲动。

    蔚在穿了件单薄的羊毛衫,下.身是很居家的睡裤,很宽松。他靠在门边,完全没有想让她进去暖和一下的意思。

    “你要给我什么东西?”他悠然的开口,很是理所应当。

    真想把他一巴掌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啊!

    “喏,这个表格,明天早晨要交,还有你的作业本,语文老师说了,课可以不上,作业不能不写。”苏晓茴忍着怒火,把两样东西塞到了蔚在怀里。

    “恩。”

    “恩?”

    “怎么了?”

    这货连个谢谢也不说吗?

    “没事,我走了。”

    她真是大看了他,今天她算知道了,不懂人情的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懂得人情。

    越想越气,苏晓茴忍不住的骂了一句:“你给老娘边儿玩去。”

    可她却不知,在她转身离开后,身后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回去,他看着她的背影,微勾起了嘴角,直到再也看不到她。

    ……

    教室里吵吵嚷嚷的,这是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学生们或在谈论成绩,或在商量着寒假要去哪,一如她记忆中的那样,被学业摧残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有个用十根手指数不过来天数的假期,可不得好好放松一下么。

    许是他们太过兴奋,连孙颜在讲台上站了半天都没发现,也是,一个音乐老师你能指望着她有多大的杀伤力,况且又是个年轻的美女老师,大家想对她生出些什么敬畏感也不大容易,是以,他们班的纪律是差了些,好在没人惹大祸,学习成绩也都不错,也不知是哪个眼红的,竟然给他们起了个“艺术班”的外号,原意是想借着“不学无术”的噱头羞辱他们一下的,可没曾想八班的各位都是些不长心的,他们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于是也欣然接受了。

    “你们安静点好不好!”孙颜扯着嗓子喊道,听在苏晓茴耳朵里却像蚊子叫,她觉得这之前孙颜一定还喊过好几声,不过就她那娇滴滴的嗓音……恩,孙美眉,你下次还是带个扩音喇叭进来比较好。

    见孙颜面色不悦,大家也都悄悄闭嘴,坐在后排的苏晓茴这才听到孙颜说话的声音。

    “明天就放寒假了,期末考试的的卷子和作业安排之前都给大家发下去了,现在我说一下这回考试的排名,没有考到年级前200名的同学,你们假期还有别的任务,放学之后你们留一下,我单独和你们几个说。”孙颜翻了翻手中的资料,继续道,“我们班这次考进年级前十的同学一共有五个,我们从班费里拿了一小部分买了一点东西,当做给这五位同学的奖励,希望大家向他们学习,下面我从后往前宣布一下他们的名次。”

    “年级第十名,高翔。”

    啥?!

    苏晓茴掏了掏耳朵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高老大每天吊儿郎当成那个样子,看上去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丫居然能考年级前十,这也太天怒人怨了!

    高老大走上了讲台,露出一排大白牙,笑到停不下来。

    “年级第八名,徐敏敏。”

    徐敏敏明显低调多了,她犹犹豫豫的上了讲台,接过孙颜发给她的笔记本之后赶紧走回了自己的座位,生怕别人把自己和高老大归为一类人似的。

    “年级第五名,宋奇。”

    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站了起来,苏晓茴与他不熟,甚至没和他说过几句话。

    “年级第二名,苏晓茴。”

    苏晓茴的心里忽然有些紧张,她又看了一眼蔚在,那个家伙倒是平静的很。现在的她矛盾得很,剩下的那个人她既不希望是他,又希望是他,毕竟她习惯了被他打败,若是忽然换成了别人,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可当她真的听到蔚在的名字时,她又懊恼极了,怎么说她也比他多读了十年书不是?怎么到头来还是他比较厉害?

    看来敌人很是强大,非常强大!她错误的预估了形势,她怎么可以忘了,蔚在这个人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付的。

    女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分割线================================

    苏晓茴学疯了。

    这是温蕊对于一个月以来苏晓茴异常举动的客观评价。

    寒假里的事她不清楚,但是这才刚开学,苏晓茴就和打了鸡血似的拼命学习着,根据温蕊的判断,如果苏晓茴继续这么下去,她不是进棺材就是进精神病院。

    温蕊说:“晓茴,我请你吃饭吧?”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与会稽山音质兰亭,修禊事也……”

    温蕊默默飘走。

    安左左说:“晓茴,我带你去看xx明星吧?”

    “然后是w等于德尔塔e等于二分之一mv方减去二分之一mv0方……”

    安左左默默飘走。

    陆瑶栀说:“晓茴,我最近精神状态不好,你帮我看看吧?”

    “hebanorder……”

    陆瑶栀默默飘走。

    三个从苏晓茴面前飘走女孩凑成一堆,齐齐发问:“她到底怎么了?”

    苏晓茴到底是怎么了?

    她自然是被期末的成绩刺激到了,这一个假期她都一直闷在家里学习,连门都很少出。

    见女儿如此发奋,不明情况的苏爸爸问苏妈妈:“晓茴这回没考好?”

    结果苏妈妈扔给苏爸爸一张成绩单便去做饭了。

    苏爸爸郁闷了。

    其实,苏晓茴也很郁闷。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多刻苦才能赢他一回,或许刻苦并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但是在找到真正打败他的方法之前……她还是刻苦吧。

    这天晚上,轮到苏晓茴关门锁窗,想着既然闲着没事儿不如学习一会儿,打发时间玩儿呗,苏晓茴翻开数学练习册,继续和那道想了半个晚自习的思考题作斗争去了。

    低头,再抬头。

    看看时间,苏晓茴吓了一跳,都这个时候了?

    她赶紧收拾书包,一抬头吓了她一跳,教室里怎么忽然冒出来一个人?

    听到苏晓茴的叫声,那人回过了头,这不是他们班的宋奇么?

    “刚才我捡笔来着,是不是吓到你了?”宋奇冲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啊。”

    苏晓茴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没事没事,你怎么也这么晚?”

    宋奇腼腆一笑,道:“往常都有人催我,今天没人催,我也没注意时间。”

    “呀,这得怪我,我失职了,”苏晓茴半开玩笑的回道,“不过你还真刻苦。”

    “谈不上刻苦。”

    “谦虚。”

    宋奇摸摸脑袋,局促的样子逗得苏晓茴笑出了声。

    “好啦好啦,现在我要做分内之事了,宋奇同学,请你赶快回家,否则,我就把你锁在这里,你就等着到了晚上大灰狼来把你叼走吧。”

    “嗞”。

    灯灭了。

    苏晓茴愣了一下,心想还好她早早的收拾好了东西,她掏出手机想要照明,却听到前方“叮铃咣啷”的一阵乱响。

    “你没事吧?”宋奇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她的面前,如是问她。

    苏晓茴举起手机,借着手机幽幽的光苏晓茴看清了宋奇关切的表情。

    “我没事。”她说。

    “没事就好,你倒是挺勇敢,我还以为你们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会尖叫的,就像你刚才那样,”宋奇抬头望向房顶,“应该是灯管短路了,明天通知校工来修就行。”

    苏晓茴的内心莫名的起了一阵波澜,那一刻,她的脑袋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算算时间,她,是不是该早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