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见鬼的人生 > 第14章 圣诞快乐

第14章 圣诞快乐

作者:虞姬奈若何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le.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啪”

    一只素白纤细的手忽然出现在陆非的视野前。陆非愣了一下,将快要掏出来的烟又塞回口袋,视线从搭在他桌前的手上缓缓上移,看向来人。

    李晓站在桌子面前,一双好看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神色间带着些急切,“陆非,你有时间吗?”

    陆非可没想到李晓会来找他,他之前试图接近李晓努力了许久,结果对方都对他不理不睬。于是,他干脆把调查李晓这件事情交给张克明去办,自己落个清闲。所以当他看到李晓主动地和他说话时惊讶地张大了眼睛,然后连忙摇摇头,道,“不行,你是浩林的媳妇儿……我不能对不起他!”

    李晓皱了皱眉,只愣了半秒钟便反应过来,又问,“我听浩林说你和警局的刘警官……很熟?”

    “嗯?是这样没错,你有事找他?”陆非问。

    李晓点点头,朝四周看了看,这时候超市里的人不多,他见周围没人注意,便径直坐到陆非的对面,将桌上的书推到旁边,直视着他,“有些事情可能对刘警官有用处,我不想去警察局,可以让你帮我转告吗?”

    陆非挑了挑眉,看来这李晓果然知道一些关于张莉莉的事情。

    “嗯,你说吧,我会帮你转告他的。”

    李晓这才松了一口气,蹙起的眉稍稍舒展开来,又慢慢地说道,“陆非,这件事情浩林也不知道,请你帮我保密,可以吗?”

    “没问题,我绝对让它烂在肚子里!”

    李晓这才说,“嗯。其实,我在几年前就患了轻度的焦虑症,很多时候都没办法和别人正常来往,渐渐的有些自闭。后来,我听说s市有一家心理诊所,口碑也还不错,就尝试着去看了一段时间,精神状态果然好了很多。然后,大概是两个月前,我在那家诊所里遇到了张莉莉,她看起来状态很不好。因为是同学的关系,我就问了她原因,一开始她不愿意说,又遇到几次过后,她才告诉我,她每天晚上都做恶梦,有鬼一直缠着她。对了,她有很严重的抑郁症,要定期服药才能缓解一点,不过她本来话也不多,人比较安静,所以大家都看不出来。”

    陆非问,“她有抑郁症?”

    “嗯。她说最近事情太多,压力很大。等我问到发生了什么事,她却不肯说了。”

    “我明白了。那你知道她在和谁交往吗?”

    “她没说。不过她一直随身戴着她女朋友送的手绳,她说那件东西对她很重要……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是,她跳楼的时候,手腕上并没有那个手绳。我后来有去现场找过一次,并没有找到掉落的手绳,可能是学校翻新草坪的时候弄丢了,这个我不太清楚。我知道警方现在还在调查她的事情,希望我说的这些能有用。”

    陆非点点头,伸手摸了摸下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会帮你转告的。不过,你打算怎么谢我呢?听说门口有一家火锅很好吃,要去吗?”

    李晓愣了一下,面上染了一层红色,他微微侧过头,看向别处,躲过陆非的目光,淡淡说道,“你不是说不能对不起浩林吗,现在又约我出去做什么?”

    陆非啧了啧嘴,“好小气,一顿火锅也不肯请。”

    李晓道,“你可以自己去吃,回来我帮你报销,但是我不想和你一起去。”

    _(:3∠)_我这是被嫌弃了吗?陆非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好吧好吧,那我带着刘警官去吃一顿,记你账上好了!先说好了,我一点儿也不会客气,你到时候可别哭!”

    李晓没搭理他,反正该说的都说完了,没道理再搭理他。李晓站起身,最只看了陆非一眼,走了出去。

    陆非目送着他慢慢走出去,忽然勾起唇笑了一下,伸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刘洋的号码,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后,很快就被接通,从话筒里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好一会儿,陆非才听到刘洋好像刚刚才睡醒声音,带着些鼻音,有股慵懒的味道,“干什么?”

    陆非笑道,“嗨,小羊,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不去。”

    陆非还没反应过来,电话里已经只剩下急促的嘟嘟声。他有些茫然地将手机拿到面前仔仔细细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才确信刘洋真的挂了他的电话。

    0.0这忽如其来的莫名的单身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

    天渐渐黑了下去,超市的员工开始收拾东西。陆非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得哈欠,拿起桌上的书,走了出去。

    说实话,对于查案这种费神且无趣的事情,陆非一点也不感兴趣。他几乎不用想也知道,凶手百分之八十就是张莉莉正在交往的那个人,至于作案手法和作案动机,他并不想知道。

    超市在图书馆的东面,回公寓的路上刚好经过思修桥。桥上的两排石狮面容狰狞,目眦尽裂,好像随时会扑过来,将来往路过的人拖进无间地狱里去。

    陆非看着前面的路,两侧的树木在幽暗的路灯照射下泛着昏黄的光晕,有些灰蒙。他忽然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你跟着我干什么?”

    听到他的话,柳怀春才小心翼翼地凑到他的身边,伸手勾住他的手指,支吾道,“一个人好无聊,想要叔叔陪我聊天。”

    一个鬼无聊,才对吧?

    指尖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有些冰凉的感觉,而且柳怀春抓得很紧,生怕被甩开了似的。陆非只挣扎了一下便放弃了,转而将他的手握住,牵着他一起走,“想聊什么?”

    “不知道。”柳怀春摇摇头,跟上他的脚步,眼睛盯着脚下陆非的影子,似乎很感兴趣。

    “小春,你知道自己有两种性格吗?”陆非问。

    柳怀春惊了一下,连忙抬起头望着他,墨色的眸子闪了闪,透出几分可怜。他委屈得红了眼眶,手指抓得更紧了,“叔叔……”

    “哦,那就是知道了。”陆非抬起手,将手腕上的黑石手链露出了,“你把这个给我是为了防止他害我?”

    “嗯,”柳怀春点点头,“他看到就知道叔叔是好人,不会再害叔叔的。叔叔戴着那条手链,他知道叔叔是好人的!”

    “他是怎么出现的?”陆非又问。

    柳怀春还是摇头,委屈得快哭了,,“我也不知道……他很讨厌我,不愿意和我说话,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陆非哦了一声,没再问他,牵着他的手往回走,“困死了,回去睡觉吧。”

    “嗯!”柳怀春高兴地回握住,弯起的眼睛泛着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