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色无双 > 第六章:不动,那就享受吧!

第六章:不动,那就享受吧!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le.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帅将整个经过看在眼里,对林可儿的怯懦与轻易求人有些失望,故此没有出口阻止,也没做任何动作。

    “朱先生?今天就是孙猴子来了也救不了你。”刘思远的话说到一半,突然看到沙发上居然坐着个人,顿时警惕的问道:“你是干嘛的?”

    朱帅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这下终于入了人家的法眼,无比庆幸之余赶紧起身,胁肩献媚着说道:“领导你好,俺是来找工作地。”

    刘思远见朱帅说话土里土气,年龄也不大,满是不屑的张嘴骂道:“找工作你他妈的去人事部,在这坐着干吊毛?赶紧滚出去给老子腾地方。”

    “俺这就滚。”朱帅憨笑着抬脚就往外走。

    “救救我.....”林可儿看着朱帅从她身边走过,失望的闭上了乞求的嘴巴,绝望的闭上了流泪的眼睛。

    “这下你该死心了吧,小宝贝来吧!”刘思远用力提起林可儿将她的屁股放在桌边上,猴急的凑上脸去就亲。

    朱帅走到门口,并未接着往外走,而是轻轻关上房门,蓦地转身冲刺回来,在即将撞上刘思远的后背时,抬手紧紧薅住刘思远的头发往后用力一拉,使得刘思远痛嚎一声,撒开怀里的林可儿,直挺挺向后倒去。

    “砰!”

    刘思远的肥胖身体狠狠摔在了地上,他忍着头皮上疼痛,愤怒地想要爬起来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对他下手,火辣辣的脑袋却被一只皮鞋死死踩住。

    “操你妈,啊.....”

    刘思远只骂出三个字,他就觉得脸上那只皮鞋突然重了千斤万斤,压得他的脸颊骨一阵钻心的疼。

    朱帅踩着刘思远的半张脸颊,向后侧身冲呆傻掉的林可儿勾了勾手指:“过来!”

    林可儿的脸已哭花,脑袋已凌乱不堪,心情更是复杂的不能再复杂,此刻本已傻掉的她看到朱帅的召唤,不知为何居然不由自主的从桌上跳下去,恍恍惚惚的走了过来。

    朱帅指着地上的刘思远,笑眯眯的说道:“踹他!”

    “不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不能这样对我.....”刘思远奋力挣扎,他想挣脱开这只该死的皮鞋,他想暴揍这个该死的家伙,可是挣扎的代价就是脸上再次传来那股该死的沉重。

    “就像你说的,今天谁也救不了你,所以你最好别乱动。”朱帅神情微凛,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刘思远欲哭无泪,他活了半辈子可从没受过这样的欺负,但迫于当前的不利形式,只好忍气求饶起来:“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求你饶了我吧?”

    “既然你不在妄动,那就开始尽情享受吧!”朱帅突然变脸,冷酷的对林可儿高声喊道:“踹他!”

    林可儿浑浑噩噩的抬起脚落在了刘思远的腿上。

    “啊.....疼死我了.....”刘思远哀嚎一声,脸色狰狞的吼道:“林可儿你他妈的行,老子记住你们了,只要今天老子不死,老子就让你们不得好死.....”

    “踹!接着踹,使劲踹他,踹他裤裆里的鸡巴!”朱帅机关枪一样的向林可儿下达着指令。

    林可儿木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的脚抬起落下,落下抬起再落下,机械般的做着同一个动作。

    硬硬的高跟鞋在身上胡乱的拍,疼疼的感觉使得脸上扭成一块,怨恨的咒骂忽然被掩盖,朱帅恶魔般的样子在脑中徘徊.....

    刘思远浑身已经疼到麻木,他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哀嚎,可就在即将绝望之时,那只山一样重的皮鞋突然离开了他的脸,这一刻他只觉得脸上失去重力是那样的爽,比射精时那一瞬的爽还他妈的爽。

    “好了!”朱帅冲林可儿喝了一声。

    然后,他蹲下身一下一下拍着刘思远的脸,笑着说道:“这顿教训,我只希望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女人,不能随意欺负。”

    “我明白,明白.....”刘思远强忍着心中的怨恨,佯装讨好的极力附和朱帅的话。

    “明白就好!”朱帅做出一副很心疼的样子,伸手托起刘思远的胳膊,关切的说道:“来来来,地下凉快起来。”

    刘思远被朱帅的突然转变搞得有些发懵,他虽被搀扶到沙发前坐下来,心理却是忐忑不安的如坐针毡。

    “刘思远,刘副总是吧?”朱帅温声问道。

    “是是是!”刘思远点着头像小鸡啄米一样。

    “老刘啊,我知道经此一事你会非常恨我,事后也会报复我。”朱帅握着刘思远肥肥的小胖手,就像两个好朋友拉家常一样,和蔼可亲的说道:“报复可以,这人吃了亏总是要找回来的嘛,这是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希望您刘副总的报复只局限于我一个人,对林可儿就算了,您说好不好?”

    “不敢不敢!”刘思远连忙摇头,心里却想道:老子要是不敢报复你们,老子就不是人。

    刘思远平日里凭着是锦绣地产股东之一方大周的小舅子,他在公司里嚣张跋扈,私底下更是玩了不少女职员,今天居然被朱帅和林可儿猛踩一顿,岂有不报复之理。

    “你敢或不敢,以后我就在这里了。”朱帅耸耸肩膀,笑着说道:“日后一起共事还请您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刘思远猛点头,他光想着一会怎么去报复朱帅,压根就没注意朱帅话语间的含义。

    “好!既然话都说明白了,那您就先去忙吧!”朱帅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确实手头上还不少事,那我就先走了。”刘思远强装镇定的站起来,慢悠悠慢悠悠的走出门口,转身关上房门,然后.....他头也不回地撒丫子奔跑起来。

    朱帅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很清楚这种因势懂得装怂的人报复心有多强,经此一事,以后怕是少不了要与这位刘副总经常亲热亲热啦!

    这个时候的林可儿还在发呆,朱帅眯了眯眼睛,走过去抬手照着林可儿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耳畔骤然一声响,脸上忽然一阵疼,身子突然一震颤,林可儿猝然惊醒。

    “刚才被抱住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大声呼喊?为什么不拼死抗争?为什么不踢他?为什么不挠他?为什么不咬他?为什么?”

    林可儿刚醒过神来,朱帅就劈头盖脸的给她抛过来一堆为什么。

    “怕被别人听到丢人,以后被人说三道四?怕打不过他,觉得反抗也是徒劳?或者是,担心有人听到不援手,担心反抗过激丢了性命?”朱帅轻笑一声,伸手指着林可儿的鼻子,讥讽的说道:“你刚才如果因为这些顾忌失了身,事后你或许会去报案将施暴的死胖子投进大牢,可你已经没了贞操。然后,你觉得既然已经没了贞洁,也没了尊严,因此而选择沉默,那么你会继续被他祸害,甚至还会连累无辜的其他人.....”

    林可儿的眼睑红了,嘴唇痛苦地颤动一下,浓密的睫毛底下重又流出眼泪来,闪着光划过面颊落到地上。

    “咔嚓!”

    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打开门后站到一边。

    然后,一个偏分短发,上身橘黄色小衫,下身绛蓝色收身短裙,气场十足的女人,走了进来。